最新新闻

宁夏陶乐凸现干部经济赤字 欠债抵15年财政收入

时间:2021-11-20 10:1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目前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实际上已经超过金融风险,成为威胁当地经济安全与社会稳定的头号杀手 200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宁夏回族自治区撤销陶乐县建制,该县原有三乡一镇,除月牙湖乡划归银川市兴庆区外,另外两乡一镇划归平罗县。 原陶乐县的债务目前

  目前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实际上已经超过金融风险,成为威胁当地经济安全与社会稳定的头号杀手

  200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宁夏回族自治区撤销陶乐县建制,该县原有三乡一镇,除月牙湖乡划归银川市兴庆区外,另外两乡一镇划归平罗县。

  “原陶乐县的债务目前均由平罗县对口部门无条件接收,各对口部门已与债权方签订了还款协议。”平罗县委书记王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9月初,平罗县完成了对原陶乐县财产财务清查工作。经清理,截至2004年1月底,原陶乐县各单位账面共形成各类债务9142.9万元。

  “去年年底才竣工,等装修完,办公用品配置齐全了,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因为撤县而闲置了。”原陶乐县居民郭秀红惋惜地说。更让郭秀红感到惋惜的是,他的丈夫宁玉林承包了人大办公楼的装修工程,目前还有20多万元的装修款未付。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近几年来,陶乐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检察院等多个部门均建了新办公楼。“全部都是欠债修建的。”一位知情人士说。

  平罗县给宁夏自治区的一份汇报材料表明,原陶乐县各单位共欠工程款2736.99万元。“这还不包括马兰花工程的欠款。”上述知情人士说。

  马兰花工程是陶乐县为打造马兰花国际旅游节而建造的蒙古包等配套设施。该工程是王静任陶乐县委书记时的一项重要政绩。

  “当时县上没有资金,我们研究后就让下面的各个局筹资建设。”王静说,“整个工程耗资只有100多万元。”

  鑫龙建筑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不可能只有100多万元,光这项工程,各个局就欠了我们300多万元。县上名义上是让各个局筹资建设,但他们也是穷得叮当响。”

  鑫龙建筑公司是马兰花工程的主要建筑商。有一种说法是,马兰花工程花了1000多万元。一位出租车司机发牢骚说,每年只有4月底至5月初开花的时候有人旅游,也就一个多星期时间,平时哪有人,这纯粹是领导搞的政绩工程。

  据《瞭望东方周刊》得到的资料显示,原陶乐县各个部门目前共欠鑫龙公司工程款1294万元,除了马兰花工程以及为政府各部门修建办公楼外,为“普九”达标而修建教学楼的工程欠款近300万元。

  “‘普九’是项硬任务,政府没钱只有欠开发商的。”原陶乐县文教局一位人士说。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原陶乐县有公车150多辆,每年因车辆而产生的欠债在百万元以上。

  在采访期间,《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发现,几乎每一个餐厅及商店的墙上都挂着“莫欠账”的条幅。一家商店的老板无奈地说,“我们不想赊账,但不赊的话会影响生意。”

  迎春商店老板王彩莲的欠条贴满了一个笔记本,“20万还出头,大部分都是烟酒饮料。”

  陶乐宾馆是王彩莲最大的欠债者,共计15万元。陶乐宾馆是原陶乐县政府的招待所,其经理也是一肚子委屈,“县上38个部门还欠我们宾馆27万多元。”有多位人士向《瞭望东方周刊》反映,当地官员的吃喝风很严重。

  截至8月底,平罗县委办为原陶乐县委办偿还了3万多元的债务。按目前还款的速度,平罗县委办要还清原陶乐县委办欠下的120万元债务,最少需要20年。

  对于忽然而来的大额欠款,平罗县的好多部门抱怨颇多,“我们又没吃没喝,凭什么要让我们来还这些钱。”但王静说:“这是一项政治任务。”

  据平罗县委办的相关人士讲,目前全县各部门已对口还款300多万元。这个数字仅相当于总债务的1/30。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采访期间,恰逢原陶乐县技术监督局搬迁,局里的一台电脑以8000元的价格抵给了陶乐宾馆,陶乐宾馆又将此抵给了迎春商店。

  令众多债权人不解的是,面对债务,平罗县各个部门均一推再推,但原陶乐县的固定资产,能搬走的则几乎全搬走了,“石嘴山市还把10辆好车挑走了。为什么不把这些东西拍卖还债呢?”

  “原陶乐县的欠债不是一年两年的,是多年积累下来的,越来越大。”平罗县县长俞爱山介绍说,“原陶乐县所欠下的9000多万元债务,相当于该县15年的财政收入。”

  “这次撤县或许对这些债权人更有利,撤县让陶乐的债务问题浮出了水面,已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重视,偿还可能会更快些。”王静的话耐人寻味。

  不过,平罗县面对的不仅仅是9000多万元债务问题。平罗县财政局刘建国局长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平罗县原有吃财政饭的人员8400多名,这次将原陶乐县的大部分地区并入之后,新增吃财政饭人员1700多名,“仅工资一项我们每年就要多支出2000多万元。”

  据《瞭望东方周刊》得到的资料显示,2003年平罗县的财政收入为1.08亿元。

  代洪民是原陶乐县的拆迁户。2003年3月,原陶乐县建设与环境保护局向代洪民等27户居民下发拆迁通知,称因旧城改造,要求必须于4月7日前搬出。

  “为了配合拆迁,我们27户都交了定金买了新房,准备等拆迁补偿款到位后将房款交齐。”代洪民说。但一直等到2003年年底,旧房始终没有拆迁,代洪民等人只好贷款交了房款。谁知撤县后,拆迁的事再也无人问起。

  “原房毁坏无法住,新房贷款还不了,你让我们怎么办。”代洪民无奈地说。代曾多次到对口的平罗县城建局询问此事,但对方一推再推,始终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如果这次拆迁是因为政府的行政命令,那么当地政府就应该为拆迁户的损失‘埋单’,如果政府是配合拆迁,也应该负连带责任。”陕西贺宝虎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晓敏说,“按现在的证据看,这次拆迁是由政府组织实施的。”

  原陶乐县部分开发商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的资料显示,因为撤县人员分流,原陶乐县建设的19580平方米住宅楼空置,“不仅陶乐刚刚兴起的房地产业毁于一旦,我们房地产商都面临破产”。

  建筑商宁玉林筹资80万元建了两栋住宅楼,但现在都成了空置房。据了解,此次撤县造成数万平方米的办公楼空置,大部分都是近两年新修的。

  债务问题还引发了其他纠纷。5月中旬,原陶乐县自来水公司经理王四清、财务经理李雪梅、供热公司经理杨常宝去平罗县催要原陶乐县各机关拖欠的水费,连续3天只要回51元钱。

  “在回家的路上,几个人回想整整3天要回的水费不够差旅费,就你一言我一语把一些县里有关一些领导搞不正之风的传言编成短信发给了大家。”原陶乐县自来水公司一名职工说。

  这条短信被疯狂传播的同时,内容也被进一步“润色”,最终出现了辱骂有关领导的话语。“我们通过电信局查出了发短信的人,5月22日,公安局对这些人进行了传讯。”王静说。

  当天,部分被传讯人的家属赶到平罗县公安局陶乐指挥中心要求放人,最终与警察发生冲突。

  5月24日,平罗县公安局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了韩新林、宁玉林等8人,其中6人为当地建筑商,曾因债务问题多次上访。

  9月9日,因为《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的到来,有逾百张床位的陶乐宾馆终于迎来了当天惟一的一位客人。

  “我们原先有50多名职工,现在连同餐馆部就剩下23个职工了,或许等你下次来时我们已经关门了。”陶乐宾馆的负责人说。

  原陶乐县很多商户都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窘境。“原来一天能修十来部车,现在一天也就一辆,有时候连一辆也没有。”一家汽车维修部的负责人李林说。

  据了解,原陶乐县总共有近200辆汽车,其中公车就占了80%,而如今这些公车被分流到了平罗县各部门。

  迎春商店的日营业额比以前少了一半多,“原先的酒是整箱整箱往外搬,现在货架上的酒好多天不见动”。

  向阳西街、振兴小区、黄河小区是原陶乐县重点开发的商住楼区,如今这些楼盘成了空楼,无人问津。

  “撤县以后,有钱人都被分流了,以前主要消费人群就是县里的干部。”梦源酒楼的老板余桂香说,“陶乐餐饮业过去以党政机关公款消费为主,一些小规模的散客也主要是党政机关干部。”

  “撤县时,陶乐约有2300多人吃财政饭,而全县的总人口仅3.2万,10多个人养一名干部。”于霆介绍。

  “陶乐是一个小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样一个3万多人的小县,最后设置的部门竟然比人口近30万人的平罗县还多了5个。”平罗县的一位官员说,“而且局长主任一个都不少。”

  “陶乐县没有厂矿企业,要工作就是进入行政单位和事业单位。”原陶乐县编制办主任王锦新说,“2003年一共进了几十个人,这都是县长书记批条子进的。”

  王锦新说,陶乐是一个以农牧业为主的农业小县,没有工业基础,1997年年财政收入不足80万元,2003年刚刚达到500多万元,但各事业单位职工工资一项一年就需要国家财政补贴2000多万元。

  而另一个和冗员形成对比也更为让人担心的是,原陶乐县的乡镇事业站竟然有逾50个岗位空编,“都是一些农业技术推广的工作,想来的干不了,能干的不愿意来”。《瞭望东方周刊》特约记者孙春龙/宁夏平罗、银川报道



Power by DedeCms